位置:主页 > 工具 >
新书揭驻港部队面纱:女友不能进港 财色前不动摇(3)
发布日期:2022-05-11 15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07年5月1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开放了赤柱、昂船洲和石岗三座军营,以庆祝香港回归和驻军进驻十周年,共有一万七千余名市民前往参观。图为石岗军营进行拳术表演。 中新社发 武仲林 摄

  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开放了赤柱、昂船洲和石岗三座军营,以庆祝香港回归和驻军进驻十周年,共有一万七千余名市民前往参观。图为市民在石岗军营展出的军车前合家留影。 中新社发 武仲林 摄

  2002年12月入伍的步兵旅六营十八连班长,上等兵赵福昌,阅兵第一方队队员。进驻香港前驻军组织第二阶段单个人员正步考核中,他踢到第五步时,突然感到右脚底一阵钻心的剧痛,但他咬紧牙关,硬是踢完了规定的50米距离,并取得了优秀的成绩。考核结束脱去鞋子,才发现鞋底磨穿,铁钉扎进肉里,鞋垫、袜子全被鲜血染红了。

  很多港人也许还记得驻港部队2004年8月那场阅兵。阅兵进行到最紧要的关头,一个标兵倒下了。《香港驻军十年》一书中说,倒下的这个战士叫张俊,上海来的独生子,刚满18岁,身高190米,当兵才半年多的新兵,最靓的小伙子之一,才被挑到仪仗队里。当时张俊得了重感冒,阅兵前一天还在打吊针。哪一个角色都有替补队员,唯独标兵最少,因为身高、气质、形象要求太严。连长朱佳春和排长肖哲轮流问这个躺在床上打吊针的小伙子:“小张,行不行?”张俊吃不下饭,只靠输液、喝水硬撑着,身体很虚,但豪情万丈,拨了针头跳起来吼:“行!”可当他到达位置后,就感觉眼花腿软。他咬紧牙关,但眼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

  踏进信息时代,互联网的普及、通讯的发达,但驻港部队官兵与亲朋好友的联络方式,仍然只有一样:写信。《香港驻军十年》一书披露,驻港部队“南交”86艇水兵覃少奇,2001年11月第一次进港。这个来自广西柳州的“帅哥”在家读中专时谈了个漂亮的女朋友。女朋友初时对小覃被驻港部队选上,高兴了好一阵子,但驻军军官的女朋友不能进港,更遑论士兵的女朋友了。

  军营内不准用手机,没有电话,没有一切现代化的通讯手段。小覃只能一个星期给女朋友写两封信,但女朋友回了3封信后,再也不回信了。小覃通过家乡的同学一问,女朋友却问:“都什么年代了,还写信?有那个工夫吗?到网上聊天吧,你有QQ号吗?视频,要怎么聊怎么聊,你写信的文采不错,做‘博客’吗?我已经是‘播客’了。”

  该书又批露,驻港军人面对各种各样的诱惑。其中,在《美的烦恼》章节中有这样的一个故事:“步兵战士李凯上岗时,来了两位打扮妖冶、风色窈窕的女子,对小李毫不羞涩地说,她俩是吃青春饭的,被驻港军官的英俊健美深深地痴迷了,想和驻港官兵交个朋友。‘我们是真正来服务的,不发生金钱关系,就没有法律问题。’小李红了脸严肃而又婉转地规劝她们俩:‘谢谢你们!但是,请你们立即离开!驻港军人是不一样的!’”

  还有一次,一个看起来很阔气的青年老板拿一迭厚厚的千元面值的港币,在皇岗口岸附近拦住了两位战士。“解放军同志,我这里有一点点东西,请你们帮我带到深圳,这是一点小意思,货物到了,还有重酬。”“不行!”两位战士异口同声地说。他们视钱如纸,面对财诱毫不动摇:“你留着自个花吧!违法的事,你就是一座金山,也不会做!”

宁波圣瑞思工业自动化有限公司